彻底死心做虾爬子~唐胖子快点找个女朋友吧~我被捶在肖战的虾圈死死的,扁扁的,一年了我也不想换了~你保重啊~

【郅摩】莫爱默哀

流光摇熠的舞厅里,男男女女们纵情的在舞池里摇摆着身体,好似可以摇走白天无尽的烦恼。

舞台中央,灯光汇聚的地方,一道纤细的身影正随着节奏,有力的跳出每一个动作。

轻转手中的酒杯,李郅对舞台上的人越看越满意,长相乖巧,身段合格,就是不知道脾气秉性怎么样。。。

“他可是我的摇钱树,本打算等再吸引一些老板,我就安排竞拍,凭他的长相,初夜可是炙手可热。如果你要带他走,我可就损失大发了,怎么说这补偿。。。”男人有意拉长了尾音,就是想让他知道摇钱树的价值,他相信李郅也是个明眼人。

斜睨了他一眼,李郅淡笑出声,“开个价吧。”

“李总够爽快!”男人满意地给他添了些酒,“一口价,八千万。”

李郅不置可否地抿口酒,思索了片刻,利落地掏出支票本,“一亿,买断所有后续,规矩你明白,我不废话了。”

“明白!李总交代我办事!一定不让李总有后顾之忧!”男人满足的收下支票,再次看向舞台上的人,“跟着李总,是这小子有福。”

“其实吧,我也算是在你这里进货而已,反正不会说话,让他去商务接待也不用担心他乱讲话,顺便还能解决我爸的遗愿。”看着那人靠在墙边休息的模样,李郅微微眯起眼,“有点意思。”

听到他的话,男人愣了愣,开口道:“你别看他是个哑巴,这孩子还是很乖的,特别听话。”

“那最好,省的麻烦,不然还得调教才能用。”

“合作愉快!”

两人再度碰了碰杯,李郅看着重新站在舞台上的男人,倒是觉着自己似乎捡到了个宝。

没想到他还有几分姿色,而且还是个没开发的,等自己用完了,再丢给那几个老头,算来这样也不亏。

酒吧打烊后,男人把人带到包间,“小萨啊,给你介绍个人,这位是李总李郅。”

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公子哥,萨摩明白他这是被老板给卖了。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,但真到面对这一刻的时候,还是觉得自己真是可悲。

“以后,你就跟着李总,不用再跟着我抛头露面了,也会有安定的生活。”

看他一脸淡然的低着头,没有任何情绪的听着老板的话,李郅突然想看到他变脸的模样,“让我和他说几句,你先出去。”

待到老板离开包间,萨摩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公子哥,莫名的,他感到了一丝紧张,明明那人脸上是带着笑的,却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豹子给盯上了。

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要带你走吗?”李郅慢慢地在他身边踱步,“因为你是我爸朋友的儿子,我爸临终的时候告诉我,你是你爸妈近亲生下的孩子,所以你天生就是哑巴,没法说话,我爸让我一定要找到你,安置好你之后的生活,也算是对得起他这个朋友了。”

对于这一番阴阳怪气的言论,萨摩早已经习以为常,他知道自己的出身是怎么回事,也明白自己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。可他又能怎么办?他既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,又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,他也只是想和妈妈一起活下去而已,妈妈。。。

“唉!”李郅突然凑近他身边,轻声说道:“你有没有觉得,你的出生,就是一个笑话?要是我的话,早就自杀了,不用浪费粮食,也省得我四处找你。”

坐回到沙发上,李郅给自己倒了杯酒,看萨摩似乎皱起眉眼,“哎呦,生气了?那你就乖乖听话,别给我惹事,我会把你安排进公司,住的地方也安排好了。啊,对了,你嘛,是我花了两亿买下来的,所以你必须和我签一份卖身契约,不然,万一你跑了,我岂不是人财两空。听明白了就跟上!”

说罢,转身就走,丝毫不理会身后的萨摩。只是,萨摩也不知道这一走,以后会面对什么样的生活,不用再在这里卖弄自己的身体,不用再强逼自己去赔笑陪酒,以后会有稳定的工作,会有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房子,妈妈的病也有钱可以治,也许。。。也许。。。

见萨摩并没有跟上自己,李郅又折了回来,倚在门边噙着嘴角的一丝坏笑看着房间里有些发愣的人。以为他是不愿意跟着自己离开,李郅又在他耳边低声说道:“别忘了,你还有个住院的妈妈。为了她,你也得认命的委屈自己。”

低下头,萨摩明白自己没有另一条路可以选,只能按他安排好的路走。默默的跟着他上车,任由李郅带他走向未知的以后。

看着身边安静听话的萨摩,李郅的鼻端似有若无的嗅到一丝丝清冽的气味,不像是o会有的味道,所以这是萨摩的汗水气味?人看着乖巧,汗水味也是这么的清爽,有趣!

莫名的想到了他在舞台上扭动的身影,李郅有些心痒难耐,他从不是委屈自己的主,开始盘算着回去就把人睡了!

而一旁的萨摩想的却是医院里的妈妈,不管这个人提什么样过分的要求,就算是为了妈妈,也要坚持下去。

李郅带着人来到公司熟悉环境,“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,明天穿正装来,别穿得像个童工一样。”

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萨摩有些不自在。他。。。没钱买。。。

看他窘迫的模样,李郅掏出一张卡丢在他面前。

“先用这个,花的钱从你这个月工资里扣。”说着取出一份合同放在他面前,“签合同吧。”

李郅翻到签字的那页,没有让他看前面的内容。不过,就算他萨摩谨慎要看全部内容,也不怕让他看,那些条条框框的,没点心眼的,还真发现不了。

看了看桌上的合同,又看了看面前笑得一脸热情的李郅,他认命的拿起笔,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李郅得意的笑了笑,果然是个单纯的家伙,没有一点防备的心眼。

签完字,李郅满意的收起合同,取出抽屉里的一串钥匙晃了晃。“去看看你住的地方?”

点点头,看着那串钥匙,萨摩的眼睛亮了起来,他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,对以后的生活,他开始有了向往。

跟着李郅来到了一个老式社区,楼房是红砖墙,看着有些年头了,简单的一个单元门口里,楼梯间放满了自行车。大概是老式楼房的关系,物业也没有新式社区那么的负责,楼道里还能看见一些空的饮料盒,虽然不是很洁净,却让人感到了满满的生活气息。

房间也是简单的两室一厅,少量的家具家电摆放在屋子里,看着简单,也干净。

趁着萨摩还在看卧室,李郅轻手轻脚的反锁上大门,一点一点,慢慢的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,等到萨摩开始脸色有些泛红,猛然地揪住他的领子,把人丢上床,看着他开始全身发软,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,李郅觉得自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!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文曼 | Powered by LOFTER